翻页   夜间
妙书斋 > 子钰轻烟20年 > 恶战!超能觉醒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妙书斋] https://www.miaoshuzhai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罗家众兄弟终于全部现身了。

  对此,温子钰并没有意外,来之前他就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幕的。

 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弄清楚当年放火烧死母亲的凶手是谁,绕了一圈,又回到起点。虽然有点沮丧,不过好在是在慢慢接近真相了。

  “刚才是谁说我今天别想离开这儿的?”

  温子钰对着罗家兄弟开口问道。

  “我说的”

  罗天开口回答,他看起来挺惨的,本来就只有一只手,现在还打着石膏,挂在脖子上。

  但那气势依旧不减。

  “上!”还是老样子,人狠话不多。

  一瞬间,200来个打手分10人一组,不断的向他发起攻击,一波接着一波。

  温子钰捡起地上的钢管,跟这些打手不停的周旋,刚才那一场,他已经有些力竭,现在又面对这么多人的车轮战,他渐渐感觉有些吃不宵了。

  疲惫!深深的疲惫感笼罩全身,眼睛也有一些模糊,喘气的频率也在不断的加大。

  他且战且退,现在只是依靠蛮力在支撑,突然,后背受了一记重击,还没来得及转身,接着又是第二次...第三次。

  好不容易转过身,却被几根棍子齐刷刷的捅过来,推倒在地。

  “啊!......”他大吼一声,一个鲤鱼打挺,站起来。

  这样的情况下,倒地就会被乱棍打死。

  他拼命的摇头,将汗水甩出云,左膝盖跪在地上,右腿呈半蹲姿势,上半身靠钢管支撑着才没有倒下。

  “哈哈哈......你也有今天”

  这时,罗天和罗七笑着走到包围圈外面。

  “我说过,罗家的场子一定要找回来,吃的亏一定要你加倍偿还。”

  “大意了,冲动了!”此时,温子钰心想。

  “还是太过自信了,完犊子了这下。”

  “别让他喘气,赶紧拿下”这是罗六大声提醒众人。

  这时这些打手不再10人一组来围攻他了,而是各自为政,他们不靠近温子钰,而是每人拉着一根绳子,在他身边不断的交叉跑动,等温子钰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。

  所有人一起用力,他暖间被捆成了粽子。

  全身上下都被绳子死死捆着,动弹不得。

  什么叫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这就是。任他有多大劲,现在都无济于事。

  脖子上的绳子已经快让他窒息了,他不断的张大嘴巴,最后能吸进来空气越来越少。渐渐的失去了知觉。

  黑暗中,他的意识来到一处空间,前面是一个像蚕茧一样的东西,外面灰白,里面通红,像心脏一样在不断的跳动着,好像下一刻就要爆炸一样。

  意识慢慢靠近这个茧,不自觉的把手放上去,刹那间,茧爆炸开来化为无数粉尘,留下一个如宇宙般浩瀚的缩小星空,星空高速旋转,化成无数股力量,源源不断的钻进他的腹部,仿佛是他的腹部有一个巨大漩涡在吸引着星空进入一样。

  热...无尽的热量在体内积聚;冷...极度的寒冷在体表凝实。

  现实中,那些原来死死缠着温子钰的绳子居然一下子结了冰,下一秒,轰然碎成冰渣。

  温子钰猛地站起来,他全身被白色的冰所覆盖,但透过冰层却又能看到里通红的身体。

  “吼......”一声巨响

  周四的打手全部都被震飞出去,落地后无一不是七窍流血。

  他的双眼,眼球被两个如银河系般的星云代替,一只是红色,一只蓝色,各自向不同的方向旋转。

  他慢慢闭上双眼,静静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
  周围那些被震得七窍流血的打手们吃力的在地上扭动身体,罗家众兄弟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内伤,可怜罗天手臂上的石膏,已经被震得粉碎,受伤的右手就这么耷拉在那儿。

  许久过后,温子钰体表的冰慢慢化去,体内的热也渐渐平息下来,双眼也逐渐恢复正常。

  此时,罗天等人感觉温子钰已经不在一个普通人,而像是一个从亘古走来的神,他的身上散发着无尽的古老气息,眼神深邃到似乎能看穿古今。面对他,让人产生一种无比渺小的感觉。所有的一切此刻在他面前都微不足道。离得近一些的人,已经不自主的跪下来。

  温子钰慢慢睁开眼睛,目光所到之处,神鬼避让。

  还没等他开口,罗天就已经带着众兄弟爬在地上了。

  “钰爷,我们错了...,饶了我们吧,我们一定改过自新......”

  “罗六,你告诉我,当时是谁指使你烧我们家的?”

  “是冉明涛叫我去做的,但我想着都是乡亲,平日里欺负一下大家还可以,可是如果要我杀人,我却不能做啊,后来,我想了一个办法,花钱找了洛飞云,让他去放火。”

  “你自己不愿杀人,就让别人去杀吗?你这样和直接杀人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不不不......我没想过要任何人的命,只想吓唬吓唬你爸爸。

  当时,你还小,在让洛飞云下手那天,我悄悄给你下了毒,我猜想你父母一定会带着你去医院,然后趁你们家没有人的时候,把房子点了,这样也算是给你爸爸一个警告,让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?可是我没想到,那天,你母亲居然下山时扭到脚,你爸爸只得一个人带着你去医院...

  看着出了人命,我心里很难过,后来看到你也哑巴...不不不,是病了,我就让大家不要再弄你了,还给众兄弟撒了个谎,说...说你认我...。最后,冉明涛给了我们很丰厚的报酬,我也就慢慢的把这事淡忘了。”

  “冉明涛是谁?”

  “他是当年的郸城公安局长,现在...现在已经高升到省城了。”

  “他为什么要这样?”

  “因为当年那件石板破强奸案。”

  “是他做的吗?”

  “不是...不是...不是...,是也小舅子做的。”

  “小舅子?”

  “那年,他小舅子来我大哥的鱼塘钓鱼,无意中看到了樊家那个姑娘,便起了色心,后来...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原来我以为他只是发泄一下,事后给千儿八百的也就没事了,可谁知道那畜生居然把人家给弄死了。

  你爸爸去追他,当时差点把他逮住了,后来我带人警告你爸爸,并说出了他的身份,在你爸爸犹豫的时候,我们带着他跑了。

  樊家报警以后,冉明涛知道你爸爸是唯一的目击证人,想让我们灭口。

  但我不愿意,我想着,先吓唬吓唬他,点了房子,然后再给点钱,只要他不说出来,这事也就过去了。”

  “樊家那几口人呢?他们又是怎么被害的?”

  “这个...这个...我们真不知道啊,也不是冉明涛干的,只要没有人证,樊家人就算告上天,他也不怕的,所以他没必要去弄死樊家的人。”

  “冉明涛的小舅子叫什么?现在哪儿?”

  “叫翟培义,当年出事以后,冉明涛就把他弄出去了。具体去了哪儿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好吧,这暂且相信你说的,记住你们说的,改过自新,好好做人......如果...”

  “没有如果,我们一定好好做人,再不敢了...”

  “你们这么些年来,真的没犯过严重的事?”

  “钰爷,没有啊,我们真的只是在乡里欺负一下大伙儿,在城里......你看,我的地盘都快被他抢光了......”

  “原来是窝里横啊!”

  此是的洛飞云也是跪拜在地,刚才那一下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。那种来自灵魂的压迫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钰爷,我跟他是闹着玩的......”洛飞云战战兢兢的说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